重走青春其实是个伪命题

  作为一个闲人,缺少长篇大论的兴致,晚上突然断电一小时,回归了会儿原始社会,竟然憋出了一肚子牢骚感慨,索性也就长话短说罢,算是给关心我以及不关心我的广大同胞汇报一下近况。

  2012自己过的挺充实——考试、面试、旅行、会友,匆匆忙忙得,日子一晃而过。身边朋友有单身的有结婚的有晒成功的也有晒幸福的,自己也跟着着急跟着瞎撺掇跟着艳羡。九年,再度回归校园,貌似回到起点,其实是开始新的旅途。

  近来一部《北京青年》甚是火爆,虽然不觉得是赵宝刚导演的佳作,贵在炒概念,也因为演的基本属于同龄人的事儿,经历感慨甚至是傻逼矫情都有那么一点类似,晚饭无聊也还是看上几眼,勾点儿感慨出来,顺带对自己的成长环境以及所受教育吐几句国骂三字经。

  马上重回校园,虽然身为二等公民,说没点儿小憧憬小期待那绝对是骗人的。一直一直以来,作为一个很不成熟感情用事做事欠思量滴大龄女青年,我老是恍惚记错年龄,只要大脑不调用计算程序就老觉得自己还是刚刚迈进2字头,虽然现实是同学朋友已经走出去很远,自己还不情不愿得在后面抓着青春的尾巴不放,颇不靠谱。

  看《北京青年》里何东他们瞎折腾,连我都觉得不靠谱,神马抛开一切重走青春,说白了就是个伪命题。首先这是帮北京青年不是北京中年,他们压根就没走出青春期;其次,虽然这部戏我没看几集,可也知道他们顶多城市乡村的干点儿主流教育不让他们干的事儿,过一点儿不那么循规蹈矩的日子,给自己找点儿痛快以及不痛快。没有渲染得那么夸张,起码到目前为止,何东他们的重走无非就是从初级屌丝沦为资深屌丝而已。

  既然重走是个伪命题,那真命题是什么呢?个人认为应该是”权衡利弊以求效用最大化下的放开造“,对于主流价值的一味顺从与逃避都不可取。国人的悲剧就在于总是在意别人——别人如何看我,别人怎样怎样……诸如此类,所以大家活得都挺累。不仅如此,更悲剧的是在这种体系下,自我意识很容易沦陷,我们看到父辈们麻木恣睢地奔波操劳,却不知道停下来看一看沿途的风景;看到同龄人追名逐利贪图物质,却在独处时更加迷惘。

  其实没有哪一种人生是一定正确的,也没有哪一种态度是一定端正的。没有规定说青春一定要纵情山野,一定要从底层做起,或是一定要三五成群。人生不能重来,青春亦无法重走。青春就是在路上,努力弄明白自己所求,努力得找清楚方向,跌倒了就努力爬起,傻逼了就努力牛逼,一个人也好,一群人也罢,一直向前,直到青春消逝岁月来临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*